蝙蝠與獅子

混欧美,日
产粮不多且脑洞大
不擅长短篇,长篇居多

目前的文有
漫威
东京喰种

【东京喰种】To be or not to be -8

*剧情向重生文,大长篇,不定期更新
*主有金,但爱情剧可能要比较后面才有
*有改动原剧情,发现奇怪的点也不要太在意

-说一下

本来打算这章解决西尾相关的段落,但塞不下,所以还会有一章这段章节才会完结。

然后…因为现实每天被作业塞满,比较少时间写文了,但我尽量至少一个月更新一次。

想看文的,可以多催我,不然小透明真的很没有动力写(越讲越小声………还有红心评论小蓝手,觉得不错拜託给下鼓励T_T

嗯,对,还有换了个写法,会不会跟之前差太多?还是这样比较好?我需要建议拜託Orz

-以下正文

阳光洒下大地,行人们有些匆匆的经过,有些慢悠悠的走着,如果你有那閒情逸致,看看地面,或许你能看到往上升起的热气,雾雾的,正往上飘。

炎热的夏日,大家总是喜欢走进有阴影处的道路,解缓些炎热。

在高楼中的小巷,比起直接与阳光接觸的地面,明显温度下降了不少,但中岛却不觉得凉快。

他握紧手中的库因克,紧盯着面前的敌人,一个实力不清,初次见到的喰种。

搜查官脑内一定都会有大量的喰种资料,毕竟他们自身能力不强,做好万全準备,是弱者保身,甚至赢过对方的方法,他不觉得自称弱者是懦弱的行为,结果才是一切,只要赢,就是强者。

中岛不认为他们能在今天战胜一个能力未知的喰种,反倒是刚才另一个喰种,他的赫子型态,他倒是清楚,曾经有人遇过他,是个身手矫健的尾赫,应该能放心交给真户先生处理。

中岛看向亚门,他知道这位年轻人有些冲动,他想,亚门一定是会以打败对方为目的行动,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不可能,但他也不可能在喰种眼前和他说等一下要先撤退,现在以情报收集为主,中岛吞了一口口水,即使他想了这么多,但实际也才过不到十秒,他严肃著对着一旁与喰种对持试探著喰种的亚门说。

“你认识这个喰种吗?你知道他的什么攻击方法吗?”

自己不过来20区一个月,对这里还没熟悉,也没与太多喰种交战,理应不该有人认识他才对,而确实,亚门也没见过这个喰种,他不认为对方真的认识他,也当然不可能知道对方的能力。

“对不起,我并没有见过这个喰种,我想大概是对方聽到我们的谈话,所以才猜到我的名字吧,所以请小心点,我们不清楚对方实力”

说着,不等中岛的回答,亚门提起库因克,往前冲刺过去。

两方人本来就离的很近,加上亚门的速度,把武器对準对方砍下去,根本就用不到一秒。

中岛在稍微的惊讶后,马上反应过来,举起用羽赫製成的库因克,从后方支援亚门。

亚门的攻击速度很快,但金木全部都闪过,中岛的羽赫也击不中他,很明显的,人类站了下风,他甚至都没使用赫子,这让中岛明显知道了他们实力不足。

他準备先撤退了,实在打不过,也没有其他选择,中岛看了一眼倒在一旁的民众,慢慢移动到离他近些的地方,就在他準备向亚门提议撤退时,一阵风袭过,他意识到他飘了起来,然后…狠狠的撞上后头的墙壁。

他现在才发觉,自己的腹部很疼,比撞到墙的后背还疼,但这还不是最差的,最严重的,是脑,刚才虽然即时护住了头部,但还是撞击到了,他现在头昏脑胀,保不住意识,他勉强张开眼皮,向亚门说。

“快带着…民众…去避难!”

亚门也慌了,他一直在前线对持著,没想到在一次的攻击,眼前的喰种终于使用了赫子档下他的攻击,然后他看见…他身后迅速伸出了另一条赫子,仅仅一瞬间,中岛就被击飞了出去。

亚门钢太郎是个感情用事,极其情绪化的年轻搜查官,比起前辈的话,他选择了与喰种殊一死战。

亚门的攻击又被被挡下了,而他也惊讶的发现,即使他使用自身最大的力气,他没有办法在往前砍去,对方不只挡下攻击,还能无动於衷,这让他意识到对方比自己还强大,让他非常不甘心。

从他们遇到金木研开始,他就没有做出太大的动作,一直在狭小的空间里,绕着圈子闪躲,那快速的攻击,让一个搜查官直接倒地,对方的实力的确超出他们的想像,少说也是A级,甚至以上,两个没怎么配合过的临时搭档,怎么可能与对方打。

亚门现在得一人面对他,很显然,中岛说的才是他应该选择的退路。

金木研推动赫子,让亚门向后倒滚了好几圈,他使自己停下,望向那个喰种,现在这种情况,他只能带着民众逃跑,他想他应该还能一次带两人逃离,而在亚门準备向倒下的两人方向走时,金木开口了。

“那个…我觉得追过去比较好哦”

金木往前走,指著刚才西尾和真户离开的方向。

“他虽然被我打伤了,但实力真的很好,一对一可能会有些危险…”

亚门瞪大双眼,他不理解对方在说什么,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自己?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话?他明明有能力和刚才一样,直接用赫子打向自己,这本该是分秒必争的战斗,他应该分秒必争的逃逸,所以他不理解,不理解对方的行动。

从一开始,这个喰种就非常的不正常,他应该能直接秒杀在场的所有人,包括逃走的喰种,但他没有。

他放走那喰种,没有杀害民众,没有杀害搜差官,且还像是在玩一样,与自己无限周旋,他打从一开始…就没有打算杀自己…?,亚门一脸疑惑的盯着金木,试着理解这发生在他身上的奇怪事情。

“啊…我说的是去追另一个喰种的人哦,如果没记错,是真户先生吧”

看著把一隻手放在下巴那,像是在思考的喰种,亚门突然清醒了过来。

“別开玩笑了!让我丟下两个受伤的人走?別以为我会上当”

没错,对方是喰种,无论他怎么反常,这都不会变,那一定是为了支开自己,玩弄自己的目的,亚门对容易被影响的自己感到羞愧,但马上振作了起来,再次拿起武器。

这次,他冷静了些,他必须要以带人逃走为优先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亚门钢太郎是个固执的人,就算是在危险的状况,他也不想丟下同伴逃跑,所以他选择把倒地的两人都带走,他向前冲去,快速的挥动武器,他把库因克丟了出去,为了挡住对方的视线。

他跑向墙壁,想背起中岛和永近,但他没能做到。

金木研打飞亚门的武器,然后跳向对方,把他压倒在地,为了不让亚门挣扎,他用赫子捲起对方的脖子,力道很轻,不会伤害到他。

亚门很懊悔,但也已经做好了觉悟,他实力不足,被杀也无可奈何,但他愧疚与草场与中岛,本来,他们应该能活着的,但因为自己他们都会死,他希望其他人都能够获救,希望有人能巡逻到这,至少,至少,能够救处他们两人就好。

亚门闭上眼睛,等待他即将的死亡,但,什么都没发生,他小心的看向迟迟不下手的喰种,…他实在是,不懂…这个喰种。

金木研看著亚门的一系列动作,他大概知道对方杂想些什么,所以他笑了,轻轻的,让人讨厌不起的笑声,那声音很温和,让人联想不到是位能力强大的喰种所发出的声音。

金木对着亚门说“放心,我没有打算要杀任何人”

亚门感觉到脖子上的压力消失,他聽到那喰种这么说。

“ 我很抱歉,攻击了你们,如果我想说些什么,那必须是现在的状况才有可能”

他坐起身,慢慢爬起来,他看著喰种,他不晓得现在该怎么办了,一次又一次,他到底是想杀了全部的人,还是真心想要放他们走,现在又该如何,该怎么做,他真的从来没遇过这个状况,不,能遇到这个状况,他才是奇怪的那个人吧?

“唔…啊,痛痛痛,好痛啊~”

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亚门胡乱的思绪重回空白,他看向声音来源,本该是可怜的被喰种袭击的普通民众,他难受的揉了揉脑袋,站起身向喰种走去。

这比之前的状况更加奇怪了,不该是这样啊…他不是应该要保护民众与喰种战斗吗?为什么他能与喰种普通的对话?不,说到底为什么他完全不怕喰种,而且还有说有笑?

他看见喰种闭起来的那隻眼睛,是像普通人的颜色,但旁边的眼睛还是那象徵喰种的赫眼,金发的青年像亚门跑去,他双手合十,对亚门说。

“对不起搜查官大大!虽然这是个困难的请求,但能不能请您先跟我走一趟呢?我是个真正的人类,请別误会我不是喰种,不然我可以先帮你带你的同事回去,所以请之后 务必跟我来,我有些事要说,当然,您要先验我是不是人类也行!”

亚门看著走向別处的喰种,惊讶的想过去,但被眼前的青年制止了。

“他是去帮您的同伴的!不要担心,我会解释的”

>>>>>

西尾锦不稳的晃了一下,他边逃边牵制著搜查官,那搜查官真的是见了鬼了,怎么样都甩不掉他,金木给自己的伤还在痛,让他很不爽,如果是平常,他早就摆脱掉他了。

已经过了很久了,他实在是不耐烦到了极点,选了个阴暗的地方,他停在原地,等着对方上钩,这里是他能发挥自己能力的好地形,所以,只要在这,他能保证今天的猎物就是搜查官了。

“哼…原来如此,是决定要战鬥了吗?终于放弃逃窜了呢”

看著那自信满满的搜查官,西尾气的青筋都跳起来了,他摆动身后的尾赫,直接冲著对方攻击。

金木到的时候,两人身上的衣服满是脏污,比较大的伤口都看的到血在流,他看著真户,想著该怎么办才好。

当然的,是不可能让他死,但真户的能力和思想太危险,如果可以,他不想杀他,且能让他暂时失去工作能力,那是理想状态,至少,在他把事情解决完之前,金木都希望他能保持无法战斗的状态。

如果切断手脚,不致死,但装了义肢,只要熬过复健,还能在走动,以他的意志力来看,他一定能复活,重要的是时间问题,能让他停止活动好几年是最佳状态…那么,决定只有一个。

金木跳到两人中间,刚下来就斩断真户的一隻手。

真户的灵敏直觉没发现到金木,但他忍住疼痛,挥动武器,与金木保持距离,二对一,但真户反而更开心,他大大的笑着,对能制裁喰种感到兴奋。

而金木,在下来后马上对西尾说,让他离开,他要对付搜查官。

世界上最不服气的,大概就是西尾了,他当然不想这样让猎物给其他人,但他伤的太重,考虑到一张布也快不能挡住脸了,他咬牙,大声说。

“我们的事之后在说!再见!”

看到离开的西尾,真户戏谑的说。

“哦呀,既然让他走了,明明是喰种,別搞这种学人类的事情了”

金木没打算与真户浪费时间,因为接下来,时间可是很可贵的呢。

>>>

“快点,救护车还没到吗!?”

中年男子手压着布,努力止住鲜血继续流出,他是个刚好在附近旅遊的医生,聽到有人求救,马上趕来一看,真是不得了,这个倒在地上的人,双手双脚都被砍掉,不晓得过了多久居然还活着。

他庆幸这个人被发现应该算早,才没失血过多,救护车快点,应该还来得及救才是。

聽著从远到近,越来越大声的声音,他放下了忐忑的心,和救护人员一起搬运伤者。

救护车离开现场,站在高楼隐蔽处的金木才转身,拨打着电话。



画了个金木跟有马

应该看的出来吧(笑

第一次放自己画的画(紧张
会努力更新文章的

【东京喰种】To be or not to be -7


*剧情向重生文,大长篇,不定期更新
*主有金,但爱情剧可能要比较后面才有
*有改动原剧情,发现奇怪的点也不要太在意

*有一段时间卡文了,所以如果跟前面不一样也不要太在意

*话说,还有人想看吗?


-以下正文

“西尾学长,请不要对英出手”

“蛤?”西尾锦瞪大了双眼,看著眼前弱小的后辈。

这个他今天才知道,在大学里除了他以外的喰种,他的学弟,弱小无知,且自大!

这让他不爽到了极点。

“我说你,你在命令我吗?”

不用说也看的出来,他气炸了,但金木研不怎么在意的说。

“不,我只是说一下,学长看起来並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,英是我朋友,所以我希望学长可以转移目标,就像刚才的那个女孩,学长也不希望她被別人吃掉吧?”

看著狂妄的小鬼自以为是的话,西尾锦不打算忍下去了。

“喂,小鬼,你这么讲话,是很有自信能赢过我吗?既然你这么想,那就让我来好好教训你一下!”

……欸?我有这么说吗。

虽然对西尾学长的脑迴路感到不解,但如果现在不打个一架,不晓得对方会怎么行动,毕竟西尾学长…是个冲动的人呢。

“那…等英回来后,是要去学长家的对吧?能不能等英回去之后,在解决呢?”

“哼…也好,等着受死吧小鬼”

西尾锦边打着电话,结束了与金木研的对话,他们等到从厕所回来的永近英良后,三人往西尾家前进,在途中经过鲷鱼烧店,金木撇了一眼,看著西尾。

“吃点鲷鱼烧吗?”

他懒散的说着,在永近回了好之后,买了三个鲷鱼烧,分给了后辈们。

看著手裡的鲷鱼烧,金木研普通的吃了下去,一如既往的恶心味道,原本他现在应该是吃不下去的,但早在很久之前,他就已经习惯了。他现在,就和一般大学生没什么两样。

三人在路上随意聊著天,金木研叹了口气,果然西尾学长不会照着他希望的路前进,还是走进了死胡同里。

“欸?这里是…死胡同啊”

“呦”

西尾锦大力对着永近英良的肚子踢了一腿,随着作用力,永近英良飞了出去,头撞到了后面的物品上,昏了过去。

“没想到同个学校还有別的喰种啊…”

西尾锦走向金木研,一把抓起他的衣领,抬起对方。

“那个…能放我下来吗?”

金木研保持著被抬起的姿势,却没有任何不适,对着西尾讲话,但更加的惹怒了对方。

“啊啊…好臭呢……好恶心…如同那个女喰种一样的恶心味道!”

西尾锦手中的力道更紧了些,更加的压迫金木研的喉咙,而金木研也只是静静的看著他,没有任何痛苦之情。

“你真的以为我会照你说的那样做吗?太天真了!说起来为什么我以前没注意到你是喰种呢”

金木研稍微看了眼永近英良,确认对方没出什么大事。

“啊…在担心永近?”

西尾锦瞇起眼睛,快速的说着。

“我知道的金木…你是準备吃掉永近的对吧?背叛相信自己的傢伙的一瞬间,看著对方错愕和不可置信的表情,愚蠢的人类那身影越是绝望,食慾就会越激增啊,对吧…”

西尾锦睁大双眼,裂开嘴说着。

“你也是这样的吧?对吧?”

“还刻意装的这么乖乖牌,你至今骗了多少人了啊?还刻意装着朋友,別恶心我了”

金木研在安静许久后,说了一句。

“我和你…是不一样的!”

这样说着的金木研一脚踹开西尾锦,轻鬆落地,走向永近英良,把他搬到旁边放好。

“董香…虽然我已经和那单细胞女人说过一次,给我聽好了!被自己年级小的傢伙瞧不起,我啊,可是超级火大啊!”

西尾锦压着舌头吐出了带着些微血丝的人类食物,不爽的看著金木研。

“啊~真是的,轻松多了,稍微活动下身体就觉得恶心,果然是刚吃了那东西的缘故,搞不懂人类为什么经常吃那东西”

西尾锦脚一踩,快速移动到金木眼前攻击,而金木则是往旁边闪去,从包里拿出一个在商店买的普通面具戴上。

“哈!你戴那什么蠢面具,百元商店裡买的吗?”

西尾笑着,再次像著金木攻击。

“你这傢伙真是奇怪,人类对喰种来说就只是捕食对像,就像人类对猪牛那样,与家畜无两样的他们,玩什么朋友游戏,你很开心吗?”

“不是那样的”

金木研对着西尾,一本正经的反驳。

“我们与人的语言一样,至少可以对话,而实际上也确实有人类把其他动物当朋友啊,他们甚至连语言都不通呢,还是可以友好相处不是吗?”

“蛤?”

聽到金木的反驳,西尾更生气了,头上青筋爆出的更加明显。

“而且”

“这才不是虚假的关系”

这次,西尾锦稍微冷静了下来,对金木说。

“啊,是吗。那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,我觉得永近是个很危险的选择哦”

西尾转头看了眼永近,瞇起眼。

“那傢伙,虽然表面上只是个笨蛋,但比起那些在大学里头脑好的傢伙,确有敏锐的嗅觉”

“把这种傢伙放在身边,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都会放不开手脚,这一点你不可能不知道吧?”

“在来之前先叫你回去,也是从我这感觉到了什么了吧?”

金木研笑了起来,虽然戴着面具,对方肯定看不到。

“我知道”

“我比任何人都清楚,所以我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”

西尾锦是真的惊讶到了,没想到有这么白痴的人存在,居然不打算隐藏喰种的身份吗?

“你这傢伙…是不是脑袋坏掉了啊?”

“没有啊,我很正常的”

看来继续讲也解决不了事了,西尾对着金木说。

“不管怎样,永近太危险了,我会把他处理掉,如果你不服,就想办法让我认同你看看啊?”

西尾锦对自己的踢腿非常有自信,他认为只要他认真起来,对董香和四方也丝毫不逊色的。

所以他现在很冷静,虽然不爽,但金木确实的躲过了自己的一脚,可以认定对方也有一定的实力,在还不晓得对方的战斗方式和赫子之前,他会先保持观察态度。

但西尾所决定的态度反而害了自己,金木研早就知晓对方的一切,根本不需要手下留情,光是第一次的攻击,就足以成为重伤。

不过金木研没这么做。

他的目的只不过是要确保永近英良的安全,顺便让西尾学长不要太自负,毕竟比他们强的人太多了,西尾锦的做事态度迟早会让他早死。

第一击就和金木所想的一样,使用赫子,强力的打飞了西尾,让他摔到另一边,这击大概只受轻伤吧。

“咳…”

西尾锦狠狠的撞上墙壁后,面朝下倒了下去,爬起来时又吐了一口血,伤势看起来挺大的。

“嗯…刚才那样太大力了吗?”

西尾锦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吐出的血,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太小看对方了,应该要直接出击防守的才对,但他并没有受到致命伤,他还可以反击。

但在他準备起身反击时,突然从外面传来了叫喊声。

“在那边,快点!保护平民”

是搜查官。

“中岛先生,我去茶色头发的民众那边”

“好,小心点,我和亚门去牵制喰种”

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“呀~我就觉得这里怪怪的,果然有喰种呢”

“真户先生,不好意思,请您去看看另一个民众”

这种情况,是该装成人类,还是该攻击,西尾锦稍微想了一下,拿起旁边的废弃物,绑在了脸上。

逃走是最好的选择,西尾没有戴面具,被搜查官带走风险太大,他们注意力都在金木那,他现在很安全。

“啊啊啊…!”

西尾锦爆出赫子,朝俯下身的搜查官刺去,正中心脏,他抽出赫子后马上跑开,跳上建築物,拉开距离。

“草场先生!”

亚门惊讶的看著倒下的草场,作势要追上去。

“亚门君!”

真户吴绪阻止了想追过去的亚门钢太郎,对他说。

“这个人是人类,我去追那个喰种,你们就对付他吧”

“好的!”

亚门转回头看著眼前的喰种,他从刚才开始就没动过,而且,如果另一个人是喰种,那他们是在抢食吗?是为了什么两个喰种打了起来?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。

独眼…。

喰种戴着的面具看起来非常廉价,但看却很新,且对方不晓得为何,闭着一隻眼,是受过伤吗?

金木研转动着他们赫子,摆在了身前,歪了歪头,换了个声调说。

“你好,亚门桑”

聽到对方说的名字,两位搜查官只愣了一瞬,想到了他们刚才的对话,再次警戒了起来,两人把武器对準喰种,随时都可以攻击对方。


【东京喰种】【有金】- 蛋糕

*算是原作向的短篇?
*取名废(谁帮我想个标题啊)
*时间点在原作完结后

#

“绯世……不,金木”

有马贵将呼唤著面前,在椅子上看著书的金木研。

全白的圆桌上,放著两杯咖啡,桌中繁美的花瓶上盛开着几朵花,金木研侧坐著,双腿交叠,因聽到对方的呼唤,抬起头来,微笑着。

“有马先生,还不习惯这个称呼吗?”

有马贵将有些歉意走近,放下手中拿着的精緻甜点,坐在金木研对面。

“抱歉”

金木研轻笑了起来,他整个人似是与空间融合般,让人看不清。

“没关系的,毕竟您与绯世的相处时间更长,比起我,你更习惯绯世的称呼吧”

白色的衬衫,白色的西装裤,白色的皮鞋,与透白的肤色,银白的发色,只有眼瞳是灰色,反而显现出凄美之感。

“有马先生…你有后悔吗?”

金木研拿起叉子,看著眼前的甜点,眼睫低垂著,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“没有”

“不管之后发生了什么,我都相信我的决定是正确的”

蛋糕表面闪着透明的光,糖浆裹著表面,让这道甜点看起来更让人有食慾,除了顶端整颗的草莓,侧面也夹杂了红色水果,使雪白的蛋糕体上染上了不同颜色。

“即使,你喜欢绯世,你也不后悔?”

金木研拿起旁边的小瓶子,从裡面倒出了鲜红的糖浆,一圈又一圈,将缤纷的蛋糕浸染成全红的物体,仍在持续倒着手上的液体,直至最後一滴。

“我不后悔,只要你最後得到了好结局,对我来说,也没有了遗憾”

红色的液体在蛋糕上,停不住脚步,慢慢流下,盘子内红色越变越大,直到溢出,渲染了白布,深浅不一。

金木将叉子猛插进去,蛋糕随之倒塌,他挖起一块,放入嘴里,鲜红的糖浆让嘴唇看起来就像擦了口红,让透白的肤色有了一丝人气。

“骗子”

金木研起身,走向有马贵将,顷身往下,堵住了对方预想说些什么的嘴唇,将之染红。

他看著自己的傑作,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“时间到了,我们下次在见吧”

说完这些话,原本还站在有马贵将身前的男子,凭空消失了。

“真的是……对着你,什么谎言都没用呢”

有马贵将看著桌上的花朵,他决定在对方下次来之前,再去买一些不同的甜点。

在此绽放之花,只有彼岸花。

开着妖豔的红。

等着你的到来。




“金木,醒来了?”

“嗯…”

金木研起身,到了餐桌前,看著眼前的食物。

“董香醬,谢谢”

“谢什么?不是每天都给你们做吗?”

旁边的小孩等不及的说。

“妈妈!快点!”

雾嶋董香无奈的摸着孩子的头。

“好了,快吃早餐吧”

“嗯”

-end

【东京喰种】To be or not to be -番外


*原创角色
*与正篇有关

*这篇没有金,但为了剧情打了tag



※ps. 对原创角色的故事有兴趣的可以说一声,之后也会出现在正篇中



「花与誓言」

-

我们第一次见面时,您才八岁。

「小姐,从今天开始,我是担任您僕人的,小岛新,请多指教」

这应该是个能无心开怀大笑的年龄。

「我是‘花’,但只是暂名,不过对你来说,没什么关系吧?」

她站在那,像个君主,我相信她全身笼罩著光芒,但她的眼,却像搅了黑色墨水,混沌无光。

「您是‘花’大人,我会一直叫您的名字,对小的来说,您是我活着唯一牵掛」

在第一眼看到她时,我自私的下定决心,不管发生什么事,我只为她而活。

「无论发生任何事,我向您发誓,我只聽您的话,我只做您希望的事,即使您希望我死,我也会在您面前自尽,只要您願意」

我看到她的眼睛转动了一下,然后,她亲临到我面前,抬起我的下巴。

「既然你有这个觉悟,那我命令你,即使我死去了,你也要给我活着,不许比我先死,不许打破誓言,因为,你是我的」

「是,我与您相约,为达成您願望而活」




#

“你说,那傢伙把‘花’给带出去了?”

和修常吉望向眼前的下属,眼里的愤怒能喷出火焰般,让报告的下属结结巴巴的,讲了下去。

“是…!那…那个,本来规定好的训练时间,只剩她不见,我…我们…急忙找了房里,才知道…呃…他们……前天就不见了”

前天…这代表他已经计画多时,才有办法把人带走,而这本身就非常荒谬的事居然发生了,和修常吉的心情当然不会好。

小岛新,是个天生有缺陷的喰种,一直以来作为人类而活,在一次意外被白日庭的孩子发现,检查后才知道,他是个异类。

和半人类不同,他拥有四分之一的人类血统,而喰种机能本身就不好的他,就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,要不是遇上了喰种,激发了他本能,可能就会作为人类过完一生吧。

他的赫子不好使,也没受过训练,但只有一个天府比他人都好,他,跑的快。

他跑的能敌过大把的喰种和搜查官,但一样,对田径没兴趣的他没有什么肌肉,跑不远。

当时他的处境只有两个选择,死,或被利用。

他选了后者,到了旧多‘花’的面前,是十年前的事情了。

也难怪没人防备他了,因为十年的忠诚,很难想像他的突然背叛,只不过,其他人不清楚,他没有背叛,他只是忠诚的对像不同罢了。

最後,和修常吉找来有马贵将,让他到20区看看,这个孩子的去处,和捕捉回来的任务。

和修常吉犯了很大的错误,他只给了一张相片,没有任何说明,以至於有马搞错对像,他也不知道。



#

“花~醬~”

芳村艾特蹦著小碎步,跳到了少女的面前,与动作夸张的她不同,少女一动不动,加上没表情的脸,看起来就像是个人偶一样,精緻,且美丽。

“艾特桑……新呢?没和妳一起回来?”

她们在一栋废弃的房屋里,但这里却不像是个废弃的地方,各个闪着光的傢俱和地板,甚至水电都还可以用,可以称之为別墅的等级。

“嗯~”芳村艾特故做沉思,等少女到不耐烦的边缘时说“呀~这是个坏消息呢,新君吶,被抓住了”

“新吗!”

少女,旧多‘花’一改之前人偶的模样,跳起来,一把抓住芳村艾特,比她还高的体型很容易就压制住了对方,她对着芳村艾特嘶吼到。

“妳怎么敢…给我救回新!!!”

芳村艾特大笑着,看著少女越来越深的眼脸,一转身,轻松的脱离制号,她笑着对少女说“妳有一个大~错”

她停了下来,认真的看向少女,她所散发出的黑气,狂乱,比少女多的还多,看著少女不吭声,静静的回覆之前的状态,摆回那漫不经心的笑容。

“我和新君,只是中间人和顾主的关系,我没有必要救他,和关照他”

她对着少女的眼睛,居高临下的说。

“而妳,是他的工资,他所为我做的一切一切,是为了保护妳,让妳能普通的活下去,所以我才会帮妳,这当然不是我好,而是公事公办~懂吗?”

无言的少女握上拳头,不满的问道“那妳就可以失去新吗?”

芳村艾特又像是被问倒了一样,故意发出“嗯~~~~”的声音,最後说道“新君确实很便利,用他来和我的同盟传话是最安全,最没问题的”

“既然这样…”

“但…妳们已经出了CCG,那对我来说,就没用了”

少女最後的希望被浇灭,这让她本五彩斑斓的眼瞳瞬间成了一滩墨水,黑不见底。

“別担心,到妳死的那天前都会有人照顾妳,不让妳被CCG发现,妳也不用回到白日庭,做妳最讨厌的工作了,开心点吧”

‘花’看著枭展开翅膀飞向夜晚,而‘花’立在原地,等着新一天到来,她不会离开,哪都不去,落地生根的花儿无法选择自己的家,但她可以期待看见,新的事物。


-end





Ps. 第二次,对原创角色有兴趣或讨厌的可以说

【东京喰种】To be or not to be -6

*剧情向重生文,大长篇,不定期更新
*主有金,其他人单向爱恋或追随
*原剧情部分可能会有记错
*改动原剧情,发现奇怪的点也不要太在意
*简单来说就是重生为龙傲天重写历史

-以下正文

夏日的风不孜倦的簌簌吹起尘世间的大地,让一切随着他起舞,带着穿过各个事物的欢笑声,环绕整个世界,落在每个人身边。

下了车,跟著有马贵将走进CCG20区分部的大门,顿时感到与外头的一切隔离开来,全身冰凉了起来。

穿过感应门,你清楚它没有故障,没有发出声音,就没有人特別注意这里。

他们普通的进入20区分部,而他刚好看到先前那对被误会母女正要回去,是确定了她们的身份,知道扑空了,所以请她们回去的样子。

金木研随着有马贵将的步伐,到了一间挺大的房间,裡面只有一张木製桌椅,上面没有放任何东西,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,他以前也没来过这个房间。

他们静静的做着笔录,到结束都没有发生什么事,从窗户落下的阳光一格一格的打在两人身上,直到有马贵将收拾好资料,他站起来,脱下了大衣。

虽然猜想到对方想要做什么,但金木研还是问“那个…请问现在要做什么?”

“测试你的实力”

非常简短明瞭的话,也带出了他知道金木研状况的言论,不然先前也不会问有没有学过空手道之类的奇怪问题了。

死神挡住了出口,而在对面的,是一个无辜的普通市民,如果这件事传了出去,又不知道那些普通市民们要说些什么了。

“怎么了?向着我攻击啊?不然,你想要我先攻击吗”

知道有马贵将实力的金木研,就算他使出全力也一定赢不了,但已经不被当作普通市民的金木研只好主动出击了。

前方是站著不动的敌人,对方给了你先出手的机会,想要一击解决比自己强的对手是不可能的,但至少要以攻击到为目的。

金木研跨开一大步,直直往前,原本还离了几公尺的距离瞬间缩短,正拳挥向有马贵将的脸,但他的动作更快,一手挡下了金木研的攻击。

他运用全身的力量,在落地后,马上跳起,以膝盖攻击对方的肚子,有马贵将使劲拉住金木研的手,把他整个人丟到了身后,转身再次站直。

实在太久没有战斗的经验了,想著回去应该找董香对练下的金木研往旁边移动,借助墙壁跳到空中后,拉著悬吊灯,从上踢向有马贵将。

看著金木研的姿势,他确信了自己的想法,并在闪开后跳起,躲过金木研的扫腿。

有马贵将看著有些疲劳的金木研,认同了和修常吉的说法,他得多注意这个少年不可了,不过现在,他必须确保他不会被別人消失掉。

“金木研,你的身手不错,‘有人’推薦你进入CCG,我想问你,你有兴趣吗?”

金木研弯著腰,手扶膝盖,头抬起看著有马贵将,确认他刚才没有聽错话,他直起身版,想。

嗯…现在进入ccg不是个好时机,还有很多事没办完,他可没办法在当搜查官时同时处理这些事,而且就算有了有马贵将辟护,要是自己不小心暴露了身份也很麻烦。

“谢谢你的邀请有马先生,但我现在还是想以课业为主,以后如果您还不嫌弃的话,我还会在考虑的”

“我知道了,我不会勉强你,但我还会在去找你的”

还会在来找我啊…,到底是谁推薦的啊…。

在出了ccg大门后,金木聽到有马贵将这么说“要我送你回家吗?”虽然拒绝了,但也得到了一个新的情报,就是金木研的个人资料大概没了隐私了,还有以后会常看到死神的这件事。

这时候他才拿起手机,看到了不只百通的未接来电“糟了,完全忘了,过了几小时了啊?”

#

“…金木!!!!!”

以百米冲刺的姿势过来,眼睛都红了的雾嶋董香,一把抓住金木研的肩膀,这使得他决定下次发生什么事之前至少先传封简讯,不要让她们操心。

“没事吧!有没有受伤?那群可恶的白鸽,我一定要去打死他们”

雾嶋董香激动的说了一堆后,金木研和后面出来的人一起说了“谢谢大家担心,不过我没事,也没被白鸽做些什么,良子小姐和雏实还是不要到外头来比较好,他们已经知道了妳们的大致情报了”

知道金木研没事,一群人回到店裡,在知道笛口母女被盯上后,开始讨论该怎么让她们躲过白鸽,又能普通生活的地方。

讨论到后头还是没什么结果,金木和董香两人不希望让她们离开20区,而店长则认为到13区去避难才是比较安全的。

芳村功善看著固执的两人,只好做下结论,让她们现在古董内躲著,看看白鸽们的动作,在决定她们的去处。

让这件事告了一个段落,让大家回家休息去了。

“我不能认同店长的话”

雾嶋董香不服气的报怨到,并把怨气发洩到了自己的同事上。

他们现在在宽大的下水道里,做着日常训练,雾嶋董香是为了要保护笛口母女而加强训练,金木研也是为了使自己更强,才足以不被轻易打败而训练著,两人达成共识,为了自己也为了对方,检视各自的弱点。

“太慢了!”雾嶋董香快速踢腿,向着对方的头踢去,金木研虽然险险躲过,但还是擦到面部,留下了血迹。

“…我刚才可是有稍微错开了,你怎么没躲过啊,不要给我分心,专心点!你以为我们是为了什么而特训的”

金木研擦掉脸上的血迹,摸着已经癒合的伤口,想著,到底是多快的速度可以用普通鞋子擦伤喰种的皮肤啊。

“你休息好了没?来下一轮了!”

雾嶋董香活动着筋骨,对着还坐下地上的金木研吼去,就快到他们值班的时间了,可不是能慢慢来的时候,她今天可还没怎么活动到呢。

“董香,普通的武器也有可能伤的到喰种吗?”金木研一边问著一边站定位子,让雾嶋董香先攻。

“一般来说是不可能的”她边回答边向金木攻击“但是也有例外”她向金木攻击的脚被抓住,一使力,踢向反方向“喰种之间的搏鬥,即使穿著普通衣服也能伤到对方,但伤害不大,除非使用赫子”金木研向一脚支撑地板的董香袭击,让她失去平衡。

往后扶住自身后,雾嶋董香继续说“你大概很惊讶刚才的擦伤,但那是因为对手是我,要是个人类的话,要是你被踢到了也不会有任何伤痕”

她拿起自己的外套,向出口走去。

“不过如果是人类的强力武器,砲弹什么的,还是有可能伤到,只是不致命而已,普通枪是打不死我们的,我先上去了,拜”

“谢谢妳”金木研思考了一下她说的话,背起包包,一边看著手机,回到店裡,开始工作。

“那,我们回去了”

和店裡面的人们道別,两人在到岔路前讨论著让笛口母女住进雾嶋董香家的可能性。

“如果能说服店长的话,我觉得是可行的”

“嗯…我会先问问良子小姐,在和店长说吧”

他们走到要分別的路口前,能清楚的看到在那裡站著一位异常显眼的人,他的身高比普通人高,头发像是年迈的老人一样苍白,却又闪着光,宝石般的耀眼。

“啧,又是那傢伙”

雾嶋董香看著眼前的男人,极其不爽的皱起了眉头,并小声说“小心点,虽说不知道为什么你能无事的进入CCG里,但不要暴露了”

“谢谢妳,董香醬,我会小心的”

和雾嶋董香分別后,他往另一个方向走,而有马贵将自然的走在他旁边。

这个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他们常常在金木研下班后一起走回金木研家,然后在家裡喝个茶,聊个天什么的,这也让金木研知道其实和他相处並不难,和之前上下级的关系不同,更像是个普通朋友。

“有马先生,今天我学习了新的一道料理,你要吃看看吗?”

RC值不稳定的自己还没办法吃人类的食物,所以金木研就把有马和永近当作自己的实验对像,时不时做个东西给他们吃,当然,有好吃的,也有不好吃的。

“嗯,期待着”

“嗯…不保证好吃哦”

“没关系”


【东京喰种】To be or not to be -5


*剧情向重生文,大长篇,不定期更新
*主有金,其他人单向爱恋或追随
*原剧情部分可能会有记错
*改动原剧情,发现奇怪的点也不要太在意
*简单来说就是重生为龙傲天重写历史

-以下正文

“啊,我帮妳们带路”

有近英良看著眼前的人类母女,用他高超的唬烂技巧骗了他们,让她们帮忙协助根本不存在的大学访问作业。

就在前不久,金木研拜託了他帮忙逮住一对母女,让他完成一些‘事’,虽然金木研没有说他想做什么,但做这些事並不会很难。

而且,嘿!帮自己最好的朋友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,他们总是互相帮忙,这次也一样。

他走到指定的地点前,拿起手机,拨打号码,他对着那头说…“嘿,我準备好了,準时的”

身旁的安静的路道上,一些人们的交谈声在回荡,你可以聽到,与那些声音不同的,沉重且有力的脚步声。

皮鞋踏上柏油路面上的节奏停止,几个人围绕在三人旁,看著站立在眼前的高大男子,他这么对他说…

“哦,怎么了吗?先生们?我难道…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了?”

………稍早前

哔-

嗯…虽然提前跟英约好了,但是今天也没什么时间了,看起来他也不可能先过来,笔记就…下次在给吧…

“金木,你可以先走了哦,谢谢你今天来代班”

芳村功善在金木研走回吧檯时,像对方提出可以下班的话语,在对方靦腆的说了自己很高兴能帮上忙后,他看著金木研走向休息室,他有些在意…今天一整天,他一直在注意手机的事。

趕紧收拾完了之后,金木研跑了出去,他得在笛口母女走到那之前让她们去其他地方才行,不然她们先被白鸽们找到,就算想找別人替代也是很难的。

为了趕时间,他直接放弃走普通人的路线,金木研绕了许多小巷,跳过了各个屋簷,他站在阴影处,俯视著街道,确认每个人的位子,白鸽们正在收寻著目标,似乎是认定了就在这里,时机不错,他们还不知道,谁是谁。

“然后啊,金木哥哥教了我许多字哦”女孩开心的和母亲分享自己的经历,怎么看都是个温馨的画面,经过她们的人们像是不在意她们似的匆匆走过,做着自己的事,没有人会特別去注意路上擦肩而过的人是谁。

但如果有谁知道她们是喰种……

“雏实醬,良子小姐,不好意思打扰了,但请妳们先和我回去古董一趟”

那将会是……

“金木君?怎么了,这么慌张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地狱。



#

“不,你没错,我们是要找你身后的母女,请你让开”

啊…这也太强硬了吧?“不不,先生?你找她们做什么呢?她们什么也没做啊,我还得让她们做访问呢”永近英良继续站在亚门钢太郎的面前,以让亚门钢太郎讨厌的轻浮嘴脸,请他们离开。

在现场,比较正常的女性弱弱的开口“请问…找我们做什么呢?”

看见女子有了动作,其他白鸽们马上警惕的做出了预备动作,随时可以像对方进攻,而即使不喜欢他的态度,亚门钢太郎还是把永近英良护在了身后,让他去避难。

“呃…为什么?”知道那只是普通人的永近英良看到反应过度的搜查官们,对金木研的计画多少猜到了后,小声嘟囔著“啊…搜查官这么笨的吗?”

没聽到他说什么的亚门钢太郎正经的开始瞭解释“我们是CCG的搜查官,现在正怀疑眼前的母女是喰种,所以很危险,请你立刻离开这里”

嗓门大的声音让周围的人都聽见了,但没人撤离,反而有人想亲眼观看喰种的接近他们,然后又被在一次的,轰走了“你也是,快离开!”

看著眼前一动不动,慌张的母女,真户吴绪良好的第六感感觉到了不对劲“亚门君”

“怎么了,真户先生”和永近英良争吵的亚门回过头,看到了站在原地的母女,和完全没动作的前辈,终于知道气氛的奇怪。

“我认为…我们这次是真的搞错了对像”真户吴绪打量著眼前的母女,直觉告诉他,他并没有想除掉她们。

讨论过后决定带这母女去做检查,而永近英良则是被亚门钢太郎又说教了一阵后,放他走了。

“啊~这有点过意不去啊,金木,所以,你解决完了?你的问题,话说,你什么时候给我笔记”他离开了那条路,和电话另一头的人讲话,然后想著晚餐要吃什么。

“啊…多亏了你,谢谢,下次在给你吧”

掛掉电话,金木研看著离开了视线的众人,转身融入黑暗中。

在墙与墙之中的阴影里,闪着方形的电子光,这里十分安静,连落下的一滴水声也聽的清楚,在黑暗与黑暗的身影互相融合后,白色的光照亮了了…不,白色也融入了黑暗中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白色觸碰了黑色,他们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直到…

“这个…我是被当成小孩了吗?”金木研看著有马贵将,对他们现在的处境感到无语,有马贵将过来时原本以为是被发觉了什么,结果他只是把手放在自己的头上,然后就这样过了几分钟。

“不…我没有这个意思”有马贵将放下手后,继续看著金木研,没有任何动作。

“…那个,请问你找我要做什么?”金木研微笑的提问,看起来就是随处可见的大学生,只是地点很不普通而已。

虽然金木研不认为CCG知道了他的事,不过如果是有马贵将知道了他的事,金木研並不会惊讶,毕竟他本来就不是很理解这个人,即使到了最後…也没搞懂,而他出现在这里,也一定是知道了某些情报,只是,他没想到会这么早。

“你,以前有见过喰种吧,你那时没做笔录”

有马贵将说着该是普通员工的工作台词,金木研知道这只是他需要自己跟他走的理由,但那确实是真的,而且也不好拒绝,只能跟著走了。

“过来”

有马贵将拉开车门,示意他坐上去,金木研问了几个问题没有得到任何答覆后,无奈的坐上了后座,金木研看著驾驶座上的有马贵将,对于之后的展开完全不知情的现在,他有点后悔没带上面具了,因为那说不定还有可能逃走。


#

“店长,金木没接电话”

刚带着笛口母女回古董的雾嶋董香,在和店内的人讲述完她遇到的事后,打电话给罪魁祸首但他却没接,她生气的打开门,看著明显还受到惊吓的雏实,轻生对她说。

“没事的,那傢伙不可能白痴到自己去找白鸽,我会找到他的,好吗?”雾嶋董香弯下腰安慰著在笛口良子怀里哭的雏实,並且準备出去找那个白痴。

“等等,董香”芳村功善站在门前,阻止她想出去的动作,并说“金木君和妳说,她们可能会遇到搜查官,所以妳才匆忙的趕到那裡去,不是吗?”

“没错,所以我才要去阙如那傻子现在怎么了,不要阻止我,店长”她一身怒气,对于那可能伤到笛口母女的白鸽,有著满满的敌意。

“唉…”芳村功善看向笛口良子,说“良子小姐,妳方才和我说,妳们在遇到白鸽们以前,就被金木君带走了对吧”

“啊…是的,其实我们没有遇见他们,就被带到附近的店家了”笛口良子想起金木研当时的表情,补充了一句“但是…他看起来很紧张”

“既然金木君能提前注意到白鸽们过来了,我相信他也不会去做傻事的,董香醬,我们就在等等吧,他一定会回来的”

虽然雾嶋董香很不服气,但店长说的也很有道理,她坐在沙发上,不断的重复拨打的金木研的号码。

【东京喰种】To be or not to be -4

*剧情向重生文,大长篇,不定期更新
*主有金,其他人单向爱恋或追随
*原剧情部分可能会有记错
*改动原剧情,发现奇怪的点也不要太在意
*简单来说就是重生为龙傲天重写历史
*有任何问题都可以留言

※構思一下了剧情,决定先让有马在这章先出场(应大众要求),然后跳过了一些剧情,反正大家都记得原作嘛。

终于有时间更了,不过过了今天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了

-以下正文

“不…不准过来这里!!!!!”不知明的喰种吼叫著,试图威吓前方慢慢走进的搜查官,但对方似乎不怎么聽他说的,继续往前。

“可恶!”喰种随着对方的前进,他也慢慢的往後退,打算维持这个僵持的状态。

你觉得可恶,我也这么想啊…,金木研看著快吓的尿裤子的喰种,认为他大概是第一次遇到‘白鸽’们,才显得这么慌张。

金木仔细看了前面的搜查官,才发现,只有一人,一般来说,搜查官最少两人一组才能执行任务,即使是搜查,巡逻也是,但这不是最让金木研惊讶的,因为…那个搜查官,他认识啊,虽然他们没说过话。

真户吴绪,CCG上等搜查官,实力高强。

但如果是拥有上等搜查官实力的真户吴绪在追杀喰种,这个喰种不应该还逃的了?只有一个可能是这位看起来很弱的喰种,只有脚程是极快的。

不过真户吴绪在的话,就代表,合他组对的亚门钢太郎在附近埋伏,大概他们是打算活捉这个喰种吧,金木研想,但是为什么呢?算了,先不想了,现在最要紧的是,现在该怎么办。

首先,不管没注意到自己手上有肉的喰种,他也不可能在这等他们救,他们一定会要目击者做笔录,也会被叮咛晚上不要外出什么的,绝对会被发现自己手上的东西,到时候就没法辩解了,只有一个方法可行。

“我说了!不准过来!!!”依然在和对方对持的喰种,没注意自己怀中的人在做什么,在他反应过来时,他看到的,是一道黑影。

碰!的一声,他摔倒在地,大喊着“好…痛啊啊啊!”

金木研算著步伐,以刚获得不久的嗅觉感知到,从后面靠近的人,他抓定了个时间,脚上使力,背仰著跳起,他靠著后面喰种的身体做支撑,下半身往上甩了过去,以鞋尖狠踢了喰种的头部。

“抓住他!”后头藏着的亚门钢太郎,在看到人质动了之后,马上冲了过来,并在喰种倒地时制服了。

金木研依后座力而整个人又翻转了一圈,他在离喰种两尺的地方落地,看到了亚门钢太郎在看著自己。

啊…果然是亚门先生呢。

对一个普通人有这等实力惊讶的亚门,在看清那个人质是谁时,认出了对方是在20区分部打工过的,文书小子。

他曾经在经过金木研打工的部门看的到他,毕竟这个年纪敢来CCG打工的少年可是很少的,尤其是能通的过面试的,所以他对这个少年有印象,记得是叫…。

“金…”但当他想开口时,让对方先一步抢先了

“对不起!我还有急事先走了,再见!”金木研在讲完后飞的一样冲进了旁边的小巷子,这次他第一次使用了赫子,到屋顶上观察他们的动向,确定他们往CCG走后,放心的趕紧回家去了。

“嗯…真是的,这傢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上面居然还让我们活捉什么的”真户吴绪看著被亚门打昏,并看他被叫过来的运输车给送走后,开始了一些碎唸“这傢伙的赫子是真的有那个价值吗…?”

“真户先生,活捉他的目的好像不是因为赫子,而是因为他知道一些重要情报,所以才让我们活捉的样子”亚门钢太郎把库因克收起来后,走向真户吴绪,并高亢的说“不过这样一来,我们也可以专心追查‘笛口’的事了!”

“啊啊…确实是这样,没想到提前来20区,就刚好接获‘笛口’在20区的情报,这样也是一件好事呢~嘻嘻”他睁大了一边的眼睛,像是对能尽快遇上‘笛口’而开心

他们交谈著喰种的事,也谈到了刚才的少年。

“金木研…吗?身手不错,可惜他辞职了,也没有打算当搜查官的样子”聽了亚门的叙述,真户吴绪是真心的觉得可惜,因为普通人就算有实力,但在面对喰种还能冷静思考,寻找出路的人质还真是少,这种人才,如果可以他很想挖他进CCG。

“是的,的确挺可惜的,聽说他现在就读于上井大学,是个优秀的傢伙”亚门说着,他在校时的成绩也不差,但不是读普通大学,所以对金木的能力很讚叹。



“在看什么?”平子丈看著有马贵将,一脸面瘫的从确认目标的方向,转向了有马贵将观看的方向。

“不,没什么”他没等对方说什么,径直的收起目光,往別处走去。

平子丈看上去像是习惯了一样,一边看著手上的文件,一边在和有马确认接下来的任务。

本部派给真户亚门的是活捉的命令,而他们则是负责监视,如果有其他,或是那个喰种爆发的话,就有需要他们的出场,来解决了,当然,要是没有更好,因为以那喰种现在的力量,要活捉是很难的,一不小心,可能救杀死了。

本部通常不会给其他职员知道,CCG的‘死神’现在在做什么工作,通常只有有关系,获有资格的人知道,不然,有马贵将的行踪,对其他人,就是个绝对机密,而通常能看到CCG‘死神’的时候,都是些大场面,连小兵都依赖的‘最强’。

他们还有几个任务要做,做完后,在等待下一个任务时,是有空閒的,芳村艾特早就跟有马
贵将(强制)说好要来和她友好(?)的谈话,所以呢,接下来他们可能会在20区待不少时间吧?



回到家的金木研,看著手上的‘食物’,没有什么挣扎的吃了下去。

这不代表他放弃当人类了,也不代表他就没有了人性,因为他知道,他们所拥有的库存,全部都是去各个自杀场所捡的‘尸体’,他们没有特別去杀人来获得粮食,而是做了不会危害到人,也可以生存下去的手段。

喰种的敌人只有人类和共食喰种。

人类的敌人只有喰种和杀人的人类。

其实,没有什么差別,不管是什么生物,绝对的想法,只是想活下去而已,不只人类与喰种,生存在世界上的生命,也都是如此。

那为什么人类与喰种要自相残杀呢?明明就有许多方法可让两方同时生存的。

可惜的是,一方只会想要消灭对方,一方只会当对方为粮食。

是创造出这些物种的,上帝的错吗?

不。

世界的真理很简单,适者生存。

或许几百,几千年过后,只剩人类,或只剩喰种存活,都不奇怪。

只是在当下,他们需要去抉择,他们的生存方式。

而物种们该有人去提醒,这个小到,没有人想面对的问题,‘共同生存’。

金木研会当先遣者,但他不打算站在前头,因为有更適合的人。

金木研看著窗外的曙光,拉上窗簾,重回黑暗。







哔哔…。

'呦,金木,你现在要去打工吗?我去找你!'

'你要来可以,不过今天董香不在哦!'

'咦咦…没关系,我可以去露个脸,顺便借我笔记吧!'

“真是的…笔记才是重点吗?”

看著手机短讯,金木研笑了笑,看了一下时间,把手机收进口袋。

有没有人看了re.177啊?
利世小姐超美的欸!

是个废文,不妥自删

【东京喰种】To be or not to be -3

*剧情向重生文,大长篇,不定期更新
*主有金,其他人单向爱恋或追随
*原剧情部分可能会有记错
*简单来说就是重生为龙傲天重写历史

-以下正文

滴…滴…滴…白色,白色,铺天盖地的白色,金木研躺在花海里,眼见之处尽是白色。

在以前,他好像曾经出现在这种地方…不只一次,但…那真的是白色吗?,好像是白色,又似于红色,不,是黑色吗…?

「£€○+#」

他聽见了远处传来的声音,不只一人,好像…有很多人。

其中一个声音靠近,他聽的出来那是谁的声音,是利世小姐的。

「呀,金木君,呼呼呼,就算你想要改变些什么,但你真的改变了什么吗?」

她笑着转了一个圈,金木研坐起身来,看著眼前的女士“利世小姐…妳已经到了我的体内了吗?”

「嘛,你这么说也没有错啦~」她捂著嘴,但完全没有挡住的笑着说「即使你在心底有想排除我的想法,但就算在来几次,你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呢~」

“不…我并没有想要排斥你…”

「当然有」神代利世不等他说完话,自雇自的说了下去「就算你没有这么想,但…你潜意识里並不欢迎我,潜意识里呢」

“我…”

神代利世突然猛的扑向金木,捂起了他的眼睛「你不用多说什么没关系,我都懂的,毕竟…」

「-----------------------」

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他还来不及多想,就聽到利世的话语,下一秒,他醒了

「啊,是你啊,好久不见」




当他睁开眼的时候,他能感受到,那些熟悉的东西,又在一次,组成了自己。

拥有异瞳的少年,看著天花板,想著“啊…已经动完手术啦…”他看向周围,有著诸多的仪器在,看来他现在的身体还没完全适应转变,也还没有完全恢復的样子。

不过,还真是有些无聊,他正这么想著,就聽到了门被拉开的声音,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,能看到嘉纳微笑的往裡面走来。

嘉纳就像是有超能力一样,在金木研醒来不久就过来观察他的情况,嘉纳看著少年睁著的赫眼,很是满意的到他身边,对着他的实验体,问了一些数据

“你好啊金木君,我是你的主治医师,叫我嘉纳医生就可以了”他向普通医师那样,拿起资料板,问了问题“你觉得身体怎么样?有哪裡不舒服吗?”

金木研看著嘉纳,撇向后方,他知道,现在自己大概赫眼已经跑出来了吧,所以嘉纳才不带任何护士,自己过来,他摇了摇头,把在脸上的呼吸器拿下,对着嘉纳说“我还好,就是觉得身体还有些使不上力”

嘉纳看著已经可以活动的少年,心底很是开心,要知道,金木研可是他现在,最成功的一个实验体,对普通人来说,受了这种伤,可是得躺几个星期才能活动的,可这位少年,不但完美让他的实验成功,恢復力也比正常人,不,还比普通喰种来的好!

嘉纳又接续确认了一些数据,聽到少年向他提问。

“不好意思…请问,和我在一起的女性,现在怎么样了?”金木研问这句话,纯粹只是想聽嘉纳会怎么回答,因为他也知道,神代利世就算失去意识,嘉纳他们也不会让她死去

“啊…她吗…”嘉纳装作有些痛苦的说“很不幸的,她已经…请节哀”嘉纳有些困惑他问了利世的事,毕竟他所知道的是,金木研被显示出自己是喰种的神代利世攻击了,照理来说,是不会去问她的事的。

不过嘉纳认为,可能是突然的冲击造成的暂时性失意吧?但这不会影响到他的计画,反正,金木研迟早会发现,他变成喰种的事实,这种小事他就不怎么在意了。

和金木叮咛了几句,并和他说了转入普通病房的时间,在嘉纳準备要走时,金木研开口说“嘉纳医生,我能向你提个请求吗?”

嘉纳转回身,双手背后头,笑着说着可以。

“一直待在这里,我会有些无聊的,能不能拜託我朋友拿书给我呢?”金木研坐在病床上,手上还拿着呼吸器,满脸笑容的,看似个完全无害的少年,但在他脸上赫眼与周围的白色与仪器的声音衬托下,让嘉纳有一瞬间,感受到了不知怎么表达的,奇怪情绪。

“诶…虽然不能让你朋友过来,但能让他代转,或许你也可以看看医院里的书来打发时间”嘉纳表现出了一位医生该有的素质,与他的‘病人’ 交谈完后,退出了房间。

“嗯…金木君恢復的不错是好事,但赫眼一直在的话…没办法转去普通病房啊…下次打个麻醉,让他补充下‘营养’吧”他边说着边拿出收集,拨通了电话。


看著镜子中的自己,金木研想,啊…这是,被餵过肉了吗?,镜子里,是气色已经恢復以往的自己,眼睛不在是黑底红瞳的样子,是白色,和灰色瞳孔的眼睛。

从厕所回到病房,他就看见病床上放著的小说,那应该是英拿过来的,英来看过他几次,但他好像有些忙的样子,使得他们还没有正式见到面,不过入院期间,只要有书就好了,虽然这样每天锻鍊的计画被终止,让他有些担心之前的努力会不会白费。

“金木先生,吃饭了哦”护士小姐端着饭菜走进来,拉开病床上的小桌子,把食物放在了他面前

金木研看著眼前的食物,有些可惜的想著,啊…要是之前的话,我一定会觉得很好吃吧,但成了喰种后,这些味道,在他嘴里就完全变了个样,不在是好吃,而是难吃到难以下嚥。

他忍著嘴里那些难受的味道,硬是吃下了大半,在护士小姐走后,马上到厕所去吐了出来。

“啊咧,怎么了?金木君,身体不舒服吗?”嘉纳刚好经过厕所时,看到了金木研,知道他是为什么而吐的嘉纳,也没想做什么,只是故做关心的问道,且纪录了他的状况。

和嘉纳到他的办公室,让他检查身体状况后,嘉纳告知金木在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,他的话也不假,确实过了几天后,他就获准的出院许可,得以出院了。

在医院也过了几周,在这期间,他都是喝水度过的,护士小姐们拒绝了金木想喝咖啡的要求,说什么对恢復不好,但她们不知道,喰种只能接受咖啡啊。

不进食也快一个月,在过不久,他应该就会感到饥饿了吧?

手机提示声响起,金木研查看短讯,上面显示著…

-肥松
-出院了来见我吧!(^0^)
BIG GIRL见!
我请客

金木研想起了那裡汉堡包的味道,不清楚等一下该怎么吃下去才好,现在这种状况,能不吐就很好了,不过他还是会陪英去。

桌上是两盘看起来很好吃的汉堡包,他看著眼前吃的很香的朋友,慢慢的切了一小块,吃了下去,嗯…果然很腥,恶噁烂烂的,实在是吃不下去啊。

金木研尽可能的在不吐的边缘吃了些,在英的询问下,和他说了自己没食慾,把自己的那份也给他了,还好,至少撑的到回家吧。

果然,过了几天,他就感受到了饥饿,现在这样,他不打算自己出去找尸体吃,果然只能去古董寻求帮助了,虽然,看到常去的人类变成了喰种,董香应该会很震惊吧?

金木研走到古董的后门,看见了正在收拾的雾嶋董香,她看见有人过来下意识说了“对不起,我们已经打烊了”

不过在她看清楚是谁时,也不免调高了几个声调说“金木先生…?”

金木研对她安抚的笑了一下,睁开了自己的赫眼,有些无奈的说“不知道怎么的…我好像变成了喰种了,我聽附近的人说,有需求就来找你们,不知道…妳可以帮帮我吗?”

雾嶋董香看著金木研,张开口想讲些什么,但最後,她什么也没讲,说了一声等一下,就进去店裡面了。

没过多久,从门内出来的,是这间店,古董的店长,芳村功善。

“你就是金木君对吧,请进来吧”他打开门,让了位子让金木研进去后,带着他来到了地下的冷藏库,给了他一袋‘食物’

“你应该知道的,金木君,如果你真是像董香说的那样,你只能吃下去,不然后果…我就不用多说了吧”芳村改了原先严肃的表情,微笑对对金木说“有需要的时候在来吧,不用客气的”

送走了向他们道谢的金木研,雾嶋董香问了芳村功善“店长…人力真的,有可能变成喰种吗?”其实她也很困惑,本来以为在也看不见的人类客人,不但没被吃掉,还变成了喰种回来,她怎么也没想到会这样,不过她心底也鬆了口气,这样,她可以还给他,他极力推薦的高衬泉的小说了,要看完她可是花了不少时间呢。

“董香,妳知道…最近的那个,器官移植事件的新闻吗?”看著少女摇了摇头,说她不清楚,芳村功善继续说了下去“这次事件的开端,是那场钢筋落下事故”

那起事件,女学生当场死亡,而男学生则陷入频死状态,他的内脏已经损坏到需要进修移植的程度,而在那时…医生决定使用已经死掉的女学生的内脏。

“而那内脏,刚好就是利世的”

“利世!”在那天刚好经过那两人的董香知道,那起报导肯定是在说他们,但是人类变成喰种什么的…“店长,他的眼睛,难道说…”

“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到,也许他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变成我们的同类也说不定”他看向有些心神不宁的董香,拍了拍她的肩膀“不用太担心,我看,金木先生不像是会说出我们存在的人,他自己也有办法自己活下去吧,但他有需要帮助时,我们可以尽量帮助他”

“嗯…我知道了”雾嶋董香在芳村功善的注视下,回到自己房间休息,而他确认完店内事物后,也随之离开了。


“嗯…”金木研走在回家的路上,转过许多巷子,看著手中的包装,想著什么时候吃比较好,但他忽然停了下来,闭上眼睛,很不幸的…他聽到了,从不远处传来的战斗声。

“不会吧…时机这么不好的吗…”还没等他跑几步,一道带着尾巴的黑影就从上方飞过,落到了地上。

眼前的喰种是金木研没看过的,想必只是白鸽在追杀普通喰种吧。

可是对方好死不死的看见了金木研,冲向金木研后,把他当作挡箭牌的,对着后面追来的搜查官大声吼“你们在靠近一步,我就杀了这个人类!”

被勒住脖子的金木研,眼睛半闭,看向喰种又看向白鸽,他这样想,他只是来拿个食物的而已,为什么……他运气这么不好,遇上了这种事呢…